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黄大仙综合资料大全2018年 > 句法歧义 > 正文

现代汉语语法:第四节 句法结构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5-17

  词与词组合构成句法结构.句法结构可以是词组,也可以独立成句,例如他去香港这个句法结构,可以是主谓词组,也可以单独成句.词组与句子的区别在语法单位一节已讨论过了.本章所涉及的句法结构(或结构),若不用作句子,与词组或短语同义.

  (一)从内部组合的方式看,句法结构的基本类型有主谓,动宾,偏正,补充,联合五种.这五种类型体现了汉语的基本语法关系,我们把它们叫作基本句法结构,分别称为主谓结构,动宾结构,偏正结构,补充结构和联合结构.

  A组是定语+中心语(即为定中关系),B组是状语+中心语(即状中关系).

  主语相同的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动词性成分连用,它们之间没有主谓,动宾,偏正,补充,联合等关系;中间没有语音停顿,书面上没有逗号隔开,没有关联词语;动词性成分之间有先后,方式,目的等关系.例如:

  由一个动宾结构和一个主谓结构套合而成,动宾结构的宾语兼作主谓结构的主语.例如:

  两个成分之间常有关联词语连接,其间有并列,递进,假设,条件等复句所具有的语义关系.例如:

  (二)从句法结构与别的词或句法结构组合的能力(语法功能)上看,大致可分为体词性和谓词性的.

  1,体词性句法结构作用相当于一个体词,经常出现在主语或宾语的位置上.如炒菜的锅这结构,从组合能力上看,相当于一个名词,它可以出现在主语的位置上:炒菜的锅坏了,也可以出现在宾语的位置上:我要买炒菜的锅.体词性句法结构主要包括:

  2,谓词性句法结构作用相当于一个谓词,经常出现在谓语的位置上,主要包括:

  句法结构的分析可以从两个方面着手:结构关系和语法功能.例如,心灵的窗户这个句法结构,从内部结构关系看,是偏正结构;从外部语法功能看,作用相当于一个体词(经常作主语或宾语),是体词性句法结构.

  此外,还有一种修饰性句法结构,它的特点是不充当主语,宾语或谓语,但可充当定语,状语或补语.这类结构主要包括介宾结构和数词与动量词组成的数量结构.例如,关于改革的讨论把东西拿走去一趟.

  句法结构是词与词的组合,但并不是任何实词与实词,虚词与虚词放在一起都能组合.它们的组合是有条件的;要构成各种句法关系还必须借助一定的语法手段.

  词与词的组合是有条件的,换句话说,它们的组合具有选择性,这种选择性表现在语义和语法两个方面:

  语义上的选择表现在词与词的组合在语义上要能互相搭配,要合乎事理,合乎习惯.例如可以说吃菜天黑了,不可以说吃石头天大了;可以说很白很高兴,不可以说很雪白很高高兴兴,为什么因为吃石头天大了不合乎事理,雪白高高兴兴本身已包含了程度,不需要再加程度副词,这些也能从逻辑事理上去解释.

  有的组合只能从语言习惯上加以解释.例如可以说吃香喝西北风,不可以说吃甜喝东北风,这只能从习惯上去解释.吃香喝西北风是约定俗成的,为大家所承认.而吃甜喝东北风不合习惯,因而也就不能成立.又如,好热闹与好不热闹意思一样,都是很热闹的意思.这种肯定式怎么与否定式的意思一样呢这都只能从语言习惯上找原因.

  语法上的选择表现在词与词的组合能力上.例如可以说偶然事件进行讨论,不可以说偶尔事件进行电影,这是因为:事件是名词,只能受形容词的修饰,不能受副词的修饰;进行要求带动词性词语作宾语,不能带名词性词语作宾语.

  词与词的组合会产生主谓,动宾,偏正等句法关系,而要表示特定的句法关系,必须借助一定的组合手段语法手段.汉语最常用的语法手段有两种:语序和虚词.

  语序指词与词组合的次序.具有选择关系的两个实词,不是随便组合,而是必须按照一定的次序组合才能产生特定的句法关系.例如新年好是主谓关系,好新年则是偏正关系;客来了是主谓关系,来客了则是动宾关系.

  另外要注意,有的句法结构改变内部词的次序后,句法关系不变,这种次序的改变,是出于语义上或语用上的需要.例如,竹叶粽子和粽子竹叶句法关系相同,都是偏正关系,只是所表达的概念意义不相同,这种语序的改变是出于语义上的需要.又如:

  A句正常情况下的语序是你怎么了B句正常的语序是我刚买到一本秦牧的散文集.A句不用正常的语序是为了表达说话者的急迫心情,B句修饰语后置是为了突出修饰部分.A,B两句虽然改变了语序,但与正常语序的句法关系相同.它们跟正常的语序不同是出于表达上的需要.

  虚词也是表达句法关系的常用手段.偏正结构的偏项与正项有时要用的或地,如美丽的草原公开的秘密全面地掌握深刻地领会.联合词组各项之间常用和或并而连接,如名词和代词今天或明天讨论并通过纯洁而高尚.补充结构的正项与后补成分之间有时用得,如好得很急得要命听得入迷.

  的是体词性偏正结构中最常用的虚词.偏项与正项之间有时必须用的,如吃的东西父亲的母亲,其中的的不可少;有时用不用的似乎有灵活性.如可以说好的天气学习的时间,也可以说好天气学习时间.的在偏正结构中的作用是什么呢它的作用表现在如下两个方面:

  A区别偏正关系与联合关系,B区别偏正关系与动宾关系,C区别偏正关系与同位关系,D区别偏正关系与主谓关系.

  上述例子里,用的和不用的同样表示偏正关系.区别在于:A组不用的的,整个结构结合得非常紧密;用上了的,偏项的修饰性就明显加强了.B组的的,作用在于区别领属关系和非领关系.不用的的,偏项和正项结合非常紧密,可以看作固定结构,用的的,强调偏项的领属性.用日本西瓜种子种植的西瓜不论在中国还是在美国,都可以叫日本西瓜,不一定是日本出产的,而日本的西瓜则是日本出产的.按照苏州园林的特色设计建造的园林,不论在什么地方都可以叫苏州园林.而苏州的园林则是在苏州.英国朋友指英国人,而英国的朋友,则是指英国人的朋友,即其他国家的人.孩子脾气意思是象小孩一样的脾气,而孩子的脾气中的孩子则是定指的,指某个或某些孩子的脾气.

  区别偏正关系和非偏正关系,必须有相对格式.如果没有相对格式,也就谈不上区别作用.如医院商店与医院的商店我老张与我的老张转让技术与转让的技术在现实语言中都是存在的,它们是相对的格式.但是男孩女孩首都北京就没有相对的格式男孩的女孩首都的北京.没有相对的格式,也就无所谓区别了.

  强调修饰或领属性,必须有平行的格式.没有平行的格式,也就显示不出强调作用.如木头房子与木头的房子南丰蜜桔与南丰的蜜桔在现实语言中也都是存在的,它们是平行格式.而过桥米线(昆明一种小吃),狗不理包子(天津的一种包子)等就没有平行的格式,不存在过桥的米线狗不理的包子这样的说法.没有平行格式,也就无所谓强调不强调了.

  在没有相对格式和平行格式的情况下,就只有非用不可或不能用的规律了.形容词前面有副词修饰,的非用不可.如很好的天气不能说成很好天气.偏项为主谓结构时,的非用不可.如他学习的房间麦子黄了的时节,其中的的不可省.正项为名词,偏项为数量结构(不重叠的)时,不用的,如一本词典一斤白菜.

  从结构上看,联合结构的组合要受到词性,功能的制约:词与词组合,要求词性相同,词组与词组要求结构和功能都一致.例如:

  但在现实语言中,联合项不限于词性和结构相同,有时只要功能相同或相当,即使结构不尽相同或完全不同,也可以组合.例如:

  上例AC句中联合结构的组合项虽然词性,结构不一致,但它们功能相同:都是谓词性词语作定语,因而可以相互组合.

  从语序上看,联合结构的组合要受到逻辑事理,语言习惯和语言环境的制约.逻辑事理表现为时间的顺序,空间的位置和距离的远近;表现为事物的内在联系和发展;也表现为质和量的变化以及感知认识的过程:由表及里,由浅入深,由此及彼.例如:

  E,一个看来瘦削恬静,聪明伶俐的年轻女干部把几位渔妇领了进来......(

  汉语的语言习惯表现为主次,长幼,性别,方位和正反等的排列有一定的次序.一般地说,主要的,重要的在前,次要的在后;年长的在前,年幼的在后;男性在前,女性在后;东在前,西在后;南在前,北在后;上在前,下在后;左在前,右在后;肯定在前,否定在后.固定结构的语序也不能随便变动.例如:

  的八股,在客厅里透露几句声明不要外传的真话,在私人房间里才掏出全部的心里

  话了.)而是可以在会议上,客厅里,卧房内,都用同一个口径的语言来议论国家

  的大事.(会议上,客厅里,卧房内排列顺序也是受到上文的制约,不可变动.)

  从内容上看,联合结构的结合项概念大小和分类角度必须一致,不能相互包含,相互交叉.例如:

  (青年与妇女,青年和妇女与前面三个组合项概念交叉,互相包含,不能组合.)

  动词的联合,可以用并连接,如审议并通过.形容词的联合,可以用而连接,如少而精美而秀雅单纯而伟大.名词的联合,可以用和连接,如老师和同学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和还可以连接动词或形容词.连接动词,一般需要共管一个宾语或者有共同的状语.连接形容词,一般需要有共同的状语.例如:

  并列的两项之间有时也可以不用和.如方针政策语音语法.但如果不用和会产生歧义,那就非用不可.如学生家长可以理解为学生和家长,也可以理解为学生的家长.

  并列成分不止两项时,习惯上只用一个和,放在末两项之间,如北京,天津和上海.如果并列的几项是可以分组的,可让和与顿号用来表明分组的并列关系.如爸爸,妈妈和哥哥,姐姐理论和实践,政治和经济.

  或表示选择关系,可以连接名词,动词或形容词.如男同志或女同志同意或反对正确或错误._

  句法结构内部的组合项之间的关系一般可以归为主谓,动宾,偏正,补充等关系,承担这些结构关系的关系项叫做句法结构成分,简称句法成分.主谓关系的关系项(即句法成分)有主语和谓语,动宾关系的关系项有动词性成分和宾语,偏正关系的关系项有定语和定语中心语,状语和状语中心语,补充关系的关系项有补语和补语中心语.严格地说,句法成分有上述十种,分别配成五对.但为了简化关于句法成分的内容,通常只提主语,谓语,宾语,定语,状语和补语.这六种句法成分,在词组里是词组成分,在句子里是句子成分.

  主语表示陈述的对象,能回答谁/什么之类的问题.从语义关系上看,主语可以是动作的施事,受事,工具,范围,时间,处所等.例如:

  从构成材料上看,主语的可以由体词性词语充当,也可以由谓词性词语充当.最常见的是体词性词语(特别是名词)充当主语.例如:

  (1)时间名词,处所名词跟一般人物名词(包括代名词,下同)一样,也可以作主语.例如:

  (2)时间名词或处所名词同人物名词一起出现在句法结构的开头时,人物名词作主语,时间名词或处所名词作状语.例如:

  (3)时间名词,处所名词和人物名词三者一起出现在句法结构开头时,人物名词作主语,时间名词和处所名词都作状语.例如:

  (4)时间名词,处所名词出现,而人物名词不出现,时间名词和处所名词一起作主语,也称时地双主语.例如:

  有两点需要注意:第一,表示时间,处所的副词和介宾结构一律不能作主语,它们只能作状语,例如:

  第二,如果主语(人物名词)省略了,不要误把作状语的时间名词或处所名词当作主语.例如:

  谓语和主语相对,表达陈述的内容,能回答怎么样/是什么之类的问题.从构成材料上看,谓语有谓词性的,也有体词性的.最常见的是谓词性词语充当谓语.例如:

  体词性谓语有的表示判断,如例A;有的是对主语进行说明,如例B,C;有的是描写性的,如例D,E.由时间名词,数量结构或数量名结构构成的谓语,其前面可以出现副词,例如:

  宾语是动词性成分后边表示人物或事件的成分,能够回答谁/什么之类的问题.宾语与动词性成分相对待.从语义上看,宾语可以是动作的受事,施事,工具,处所,结果等.例如:

  一个及物动词可以带各种各样的宾语,如打球的打,就可以有:打篮球,打半场,打联防,打主攻手,打时间差,打短平快,打奥运会,打北京队,打决赛,打世界冠军等等,其中好些宾语很难叫个什么名目.

  从充当宾语的材料看,宾语可以分为体词性宾语和谓词性宾语两类.宾语由体词性词语充当还是谓词性词语充当取决于支配它的动词.有的动词要求带体词性宾语,如提高水平培养人才买书来了三个人.有的动词要求带谓词性宾语,如感到难受显得高兴主张改革严加防范加以批判予以打击.有的动词既可以带体词性宾语,又可以带谓词性宾语.例如:

  有的动词能带双宾语,一般是前一个指人,叫近宾语,后一个指事物,叫远宾语.如她教我们数学我们是近宾语,数学是远宾语.能带双宾语的动词如问,教,欠,还,交,租,给,送,赠,输,赔,奖,告诉,请教,称,骂,托等.这类动词有的要求两个宾语同现,缺一不可,如称他老大哥;有的可以不带近宾语,如借(他)五块钱;有的可以不带远宾语,如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有的后面可以只出现两个宾语中的任何一个,如教我们教英语教我们英语.

  如果远宾语较长,近宾语之后也可用逗号或冒号隔开,隔开后,仍是双宾语.例如小王告诉我们,火车明天上午九点开出.但如果近宾语后面出现了动词,便构成了连动结构了,不再是双宾结构.例如,小王告诉我们说,火车明天上午九点开出.告诉和说各自带宾语,前后构成连动结构.

  补语是谓词性词语后边起补述作用的成分,表示怎么样/多久等意思,或者表示程度,常常由得引出.

  表示动作的结果,一般由形容词或动词充当.其基本式是:动词+补语(形容词/动词).例如:听清楚,写完,看懂.

  表示动作的趋向,由趋向动词充当.趋向补语也有基本式和可能式,基本式为:动词+趋向动词.例如,送去,送上去,送上来,传过去,拿出来,跳下去,站起来.可能式的肯定式为:动词+得+趋向动词;否定式为:动词+不+趋向

  第一,由动词+复合趋向动词组成的补充结构如果带宾语,其宾语的位置有两种情况;

  B,表示事物的宾语,位置比较自由,可以出现在复合趋向动词之间,之前或之后.例如:

  第二,起来下去用在谓词后面,有时不表示趋向,而分别表示动作或状态的开始或继续.例如打起来,说下去,冷起来,胖起来,冷下去,瘦下去.

  表示与动作行为有关的事物的状态,由谓词性词语充当,补语之前必须用得.例如:

  情态补语与结果补语的可能式都要用得,二者的区别是:从语义上看,情态补语是对已发生的动作行为进行评价或描述,结果补语的可能式表示的是动作行

  B,你有经验,这项工作你一定做得好.(尚未做,好是可能有的结果)从形式上看,二者的否定式,疑问式都不相同.A例的做得好的否定式和疑问式分别为做得不好做得好不好;B例的做得好的否定式和疑问式分别为做不好做得好做不好.另外,A例的做得好还可以扩展为做得很好,B例的则不可以.

  表示动作的量,由动量结构和时量结构充当,分别称为动量补语和时量补语.例如:

  在谓词(主要是形容词和表示心理活动的动词)的后面表示程度,可分为两类:(1)不带得的,一般由极,透,多,死等词充当,后面必须带上了;(2)带得的,一般由很,多,慌,厉害,要命,要死,不行,不得了,了不得等词语充当.例如:

  从形式上看,其中的得不不可去掉,去掉则不成结构,这一点与结果补语的可能式不一样.但从语义上看,这类补语表示动作行为实现的可能性,这一点与结果补语的可能式基本相同,因而可以把它们归入结果补语.

  从形式上看,补语位于谓语性词语后面,但从语义上看,补语的补述性有的指向它前面的谓词,有的指向主语,有的指向宾语.例如:

  第二,表时量的既可以是补语,也可以是宾语.一般情况下,表时点的是宾语,表时段的是补语.例如:

  定语是体词性偏正结构中的偏项(也叫修饰语),常带的,表示谁(的)/什么样(的)/多少等意思.与定语相对的成分是定语叫中心语.定语对中心语的修饰大致有四种情况:

本文链接:http://solidindia.net/jufaqiyi/18.html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